• 鬼吹灯 > 锦衣春秋 > 第一二五三章 冰潭会

    第一二五三章 冰潭会

        阿瑙低下头沉吟片刻,才抬头道:“师傅,你说.....你说那边吹响号角的就是我爹?”

        “你也知道,那大魔头当年与圣教有深仇大恨,这一?#25105;?#36807;来报复。”秋千易肃然道:“那大魔头练成了极为厉害的邪门武功,你爹自然不能任他在圣教为非作歹,这才引他前来与他决一死战,现在你可还要离开?”

        阿瑙犹豫不定,秋千易上前一步,温言道:“那大魔头虽然与你爹有仇,却不会加害你,大魔头马上就会过来,我们去助你爹一臂之力,这一次只要铲除了那大魔头,你爹最大的威胁就会扫清,立刻就会与你相认。”伸手过去,轻轻拍了拍阿瑙的脑袋:“有师傅和你爹联手,那大魔头也奈何不?#23435;?#20204;。”

        阿瑙终是道:“只要杀了那大魔头,我就能和爹相认?”

        “那是自然。”秋千易笑道:“所以老夫才带你过来。你自幼就跟着老夫,老夫只有你这一个徒弟,若真的身处绝境,老夫又岂会带你进去?”背负双手,沉声道:“不要耽搁了,咱们先进去,不过你要记着,你爹没有和你相认之前,你万不可胡言乱语。”

        阿瑙点点头,秋千易这才满意道:“老夫想了一个对付大魔头的法子,咱们一起助你爹一臂之力,来,咱们边走边说。”背负双手,转身进了竹林,阿瑙微一犹豫,?#31449;?#36824;是跟了上去。

        等到两人身影隐没其中,轩辕破才轻声道:“黑莲?#28525;?#20351;和医使都已经过去,加上阴无极,三大高手等着黑莲教主,只是就算三人联手,恐怕也不是大宗师的对手。”

        齐宁却没有回答,轩辕破?#27785;?#19968;眼,见齐宁若有所思模样,便不好多说。

        齐宁确实是在寻思方才秋千易的言?#23567;?br />
        秋千易当然知道大宗师的恐怖,他不可能?#24187;?#30333;,即使黑莲教诸多高手联手,那也不可能是一位大宗师的对手,既然如此,他应该知道,现在前往冰潭,与送死并无什么差别。

        可是秋千易看上去倒显得很镇定,并没有赴死的感觉,?#21561;?#26159;将阿瑙带过来,着?#31561;?#40784;宁感到疑惑。

        秋千易将阿瑙自?#29366;?#22312;身边,阿瑙的性情与秋千?#23376;?#35832;多相仿之处,亦可见两人在一起的时日确实很长,正如秋千易所言,若这里是绝境,作为师父,自然不会带着自己的徒弟进入死地。

        但秋千易既然带来阿瑙,那就只能是两种解释。

        要么在秋千易看来,今日之局绝非什么绝境,而另一种解释,便是秋千易知道黑莲教消亡在即,所以拉着自己的徒弟一起为黑莲教献祭。

        如果是后者,那倒也不能算是匪夷所思。

        秋千易本就是性情乖戾之人,他若真的带着自?#21644;?#24351;赴死,还真不是什么稀罕事。

        可若是在秋千易眼中今日并非死局,那他又是从哪里?#21561;?#33258;信?

        难不成阴无极和秋千易已经想好了应对教主的办法?

        但齐宁无论如?#25105;?#24819;?#24187;?#30333;,面对拥有绝对实力的大宗师,秋千?#23376;?#33021;想出什么法子来?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天寒地冻,好在是身处山谷之内,并无寒风袭来,齐宁微微紧了一下衣衫,看了轩辕破一眼,才轻声道:?#38712;?#20204;可以选择离开这里,也可以去一探究竟,如果换做是你,该如何选择?”

        轩辕破轻叹道:“国公既然这样问,自然已经有了答案。”

        齐宁轻笑一声,道:“这虽然是黑莲教的事情,但一位大宗师的生死毕竟关乎?#25945;?#19979;大局,我倒很想看看今天到底会是怎样一个局面。”

        这是轩辕破意料之中的答案。

        这种时候,即使心中再是恐惧,可事关大宗师,莫?#28783;?#23425;,便是轩辕破也不忍就?#27515;?#24320;。

        “不过黎西公说的并没有错,黑莲教主狂性大发,若是到时发现了咱们,只怕....?”

        “国公,卑职现在就算不想去,那也是不成了。”轩辕破道:“国公是否能够在这段时间内破解阵法?”

        齐宁微微一笑,心知如果没?#34892;?#36757;破,自己还真是无法穿过这片竹林。

        ?#26696;?#20309;况国公千金之躯,又是.....小师妹的夫婿。”轩辕破正色道:“卑职知道已经无法劝说国公离开,既然如此,就只能跟在国公身边,尽力保全国公的安危,日后小师妹追?#31185;?#26469;,卑职也就能够坦然应对。”

        两人都知道已经无需多说,当下轩辕破在前领路,齐宁知晓这竹?#31181;?#30340;古阵法十分厉害,紧随在轩辕破身后。

        轩辕破显然对这片竹林已经十分熟悉,齐宁看在眼中,暗想轩辕破潜伏在这朝雾岭,恐怕就一直在探究这片竹林。

        不过眼下还真是靠了这位巨门校尉,否则自己断然无法穿过竹林,他对阵法一窍不通,需知天底下阵法众多,千变万化,而竹林的古阵法更是玄妙得紧,没有精心钻研其?#37034;?#22937;,莫?#28783;?#35299;阵法,那是连看也看不出来。

        两人穿过竹林,前方雾气朦胧,既知这里面有数位黑莲教高手,两人都是小心翼翼。

        齐宁当初来过这里,对这边的地形倒是颇?#34892;?#29087;悉,他知道向里面再走小片刻,就能到得冰池,而且那号角声此刻依?#24187;?#26377;停息,近在耳边,正是冰潭那边发出来。

        “国公,他们就在那边。”轩辕破低声道:“这几?#23435;?#21151;都是不弱,若是太过靠近,很容易被他们发现。”

        齐宁想了一下,才低声道:“我知道一个处所,你随我来。”他记得那冰潭四周都是巨大的岩石磊块,众星捧月一样将那冰潭环?#38712;?#20854;中,当初他就是躲在巨石后面亲眼目睹?#23435;?#38376;无痕与阴无极的对决,那地方他倒还记得,当下并不往冰潭那边去,而是饶了半个圈子,往之前那地方过去。

        齐宁内力深厚,便是秋千易也远不及他内功,脚下无声,轩辕破内力虽然及不得齐宁深厚,但他武功也是不弱,而且神侯府最擅长的便是潜伏跟踪,身为神侯府神候大师兄,轩辕破?#37027;?#21151;也是异常?#35828;茫?#20004;人如同幽灵一般,走了片刻,听到那号角声戛然而止,两人更是小心。

        片刻之后,齐宁终是到得那几块巨石后面,示意轩辕破不要再动,微微探头向冰潭那边瞧过去,果然见到?#20613;郎?#24433;正在冰潭那边。

        这冰潭之上常年都是凝结厚冰,寻常人便是用刀砍斧凿也未必能打破,此时在那冰面之上,却见到一人盘膝坐在冰面上,瞧见那?#35828;?#25171;扮身?#21361;?#40784;宁立时便确定正是当初与西门无痕交?#31181;?#20154;,若无差错,也正是太阴长老阴无极。

        冰潭边上,黎西公和秋千易师徒自然都在,此外更有两名身材高大的黑莲教众,腰间挎着弯刀,两人?#31181;?#37117;是捧着一只极大的牛角号,齐宁这时候便明白,那号角声却是这两人发出,牛角号时断时续,想来是这两人轮流吹号。

        牛角号吹出的声音?#32479;粒?#33509;无内力在身,还未必能够传出很远,齐宁猜想这两名黑莲教众应该也都是黑莲教内厉害的角色,虽然不能与圣使相提并论,但也绝非泛泛之辈,能够被阴无极带在身边,自然也都是阴无极的心腹。

        “事到如今,咱们也只能和他拼死一搏。”秋千易忽然道:“那大魔头此番回来,是要将我们杀之而后快,这一战早晚都躲不过。”看向黎西公道:“黎老头,你已经退出圣教,就不要在这里掺和,而且你武功实在不济,留在这里只是白白送死,找个地方赶紧躲起来。”

        黎西公淡淡道:“当年你们擅自行动,事先都没有知会我,才酿成这场巨祸。你们莫以为?#19968;?#26469;是为了你们,只不过当年我既然立下誓言,此生?#36184;?#22307;教,如今圣教危亡之际,自然不能放手不管。”顿了一顿,才道:“退出圣教,只是不想和你们朝夕相处,却并非与圣?#28525;?#32477;关系。”

        “哈哈哈,黎老头,我就才道你此番一定会回来。”秋千易笑道:“你这?#23435;?#21151;不怎样,而且和我性子不对路,但人品倒也不算差,师傅将医术都传授给你,倒也是?#34892;?#36947;理。”

        齐宁知道黎西公和秋千易同出一门,乃是师兄弟,除了这两人,蜀王长史西门横野与他们也是同门师兄弟,只不过西门横野已经身死,却也不知道这两人是否已经得到消息?

        秋千易精通毒术,而黎西公擅长医道,这两人所修不同,便是连性格也大不相同。

        小阿瑙此刻却是盯着冰面上那人瞧,冰面上那人自始至终?#27425;?#21160;一下,甚至连一句话也没有说,宛若冰面?#31995;?#19968;块顽石。

        黎西公也不回话,不置可否,秋千易叹了口气,道:“当年那件事情若是与你商量,你又会如何选择?无非是啰里啰嗦,反而会影响军心耽误大事,而且......我也信不过你,要是被你露出风去,那还?#35828;茫俊?br />
        齐宁知道两人所说的应该就是当年反叛一事,阴无极带着几位圣使在教主最为虚弱的时候突然出手,事先却并未知会黎西公。

        “所以今日有此局面,也是你们咎由自取。”黎西公沉声道。

        冰面上那人终于微抬头,?#25104;?#24102;着纯黑色的面具,淡淡道:“事到如今,多说无益,你们本不应?#27809;?#26469;!”

        

        http://www.9690602.com/jinyichunqiu/48873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690602.com。鬼吹灯?#21482;?#29256;阅读网址:m.cxbz958.com
    腾讯分分彩的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