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鬼吹灯 > 极拳暴君 > 451章 就地处决与回归

    451章 就地处决与回归

        一个多小时后。

        清脆而急促的枪声在夜空中飘荡,偌大一个高天原聚集区的中央区域,街头巷尾人影零星,遍地都是死状凄惨的伏尸,刺鼻的血腥味随风飘荡,浓浓硝烟、熊熊火光、惊骇的惨叫遍地开花,让这片?#34892;?#21306;域仿佛变成了人间炼狱。

        最?#34892;?#21306;域,曾经用来招待陈冲等?#35828;?#26631;志性建筑天守阁顶层,陈冲冷酷的身影站在五层楼高的阳台,居高临下的扫视着周围街道上发生的一?#23567;?br />
        有了盖博洋这个操纵?#29287;欏?#35825;导精神的审讯好手,陈冲只花费了极短的时间,就从那几个俘虏的口中得知了包括首领源知世在内所有界限者首脑的心腹和血脉至亲的信息,并且由盖博洋、刘长峰这两个界限者亲?#28304;?#38431;,动手抓捕。

        高天原聚集区五大界限者首脑统统命丧黄泉,以刘长峰和盖博洋两人实力,整个聚集区等同于纸糊的,他们先是施行了斩首战术,根据情报直接废掉了仅剩的几名掌控者级别高层,然后在?#30452;?#20986;击,前前后后已经抓来了一二十个和五大首脑有密切关系的重要人物。

        不过这一系列的动静自然无法彻底瞒过高天原的守卫,这些守卫们发?#33267;?#38271;峰等人制造的动静后自然是大惊失色,在警报发出后大量的守卫蜂拥而至,只?#19978;?#26377;陈冲的命令在,他们对于这些?#20384;吹?#23432;卫自然是毫不容情,当即?#30772;?#20102;一场残酷的屠杀。

        所有围追堵截而?#21561;?#23432;卫像是土鸡瓦狗一样被屠戮一空,伏尸遍地,血流成河,而剩余的残兵败将肝胆俱裂,四散而逃,然后造成了整个中央区域的大混乱。

        不过五大首脑身死,剩余的重要人物大部分都被刘长峰等人以斩首战术控制,偌大一个的高天原聚集区?#35895;幻?#26377;丝毫反抗?#29287;?#37327;,顷刻间就陷入了战火混乱当?#23567;?br />
        此时?#19997;蹋?#38472;冲脚下的宽敞庭院之中,二十余个俘虏,?#24515;?#26377;女,有老有少,横七竖?#35828;?#20498;在地上,都像是昏睡过去了一样一动不动,而庭院的中央,则是摆放着四具焦黑破败、死状凄惨的尸体。

        地上的俘虏,自然是刘长峰和盖博洋带到这里?#21561;?#20116;大首脑的心腹和血亲,而那四具尸体,自然就是北条昂、织田美千子、赤尾幸一、?#26432;?#21644;也这四名大将的尸首。至于首领源知世的尸首,已经在之前玉石俱焚的一击下化作了飞灰,自然是尸骨无存。

        除此以外,还有吴清泉等三名近卫官、三名已经被解救的直升机驾驶员散布在庭院之中,警惕的防备是否有不开眼的散兵游勇冲击这里。

        火光和绝望的惨叫映照了天空,也就是在俘虏之中,濑亚美莉跪倒在地,浑身筛糠一样的抖动,美艳?#29287;?#24222;上没有丝毫的血色,她死死盯着面前四名大将焦黑破败的尸体,就好像做了一个无法醒?#21561;?#32477;望噩梦:

        “怎么会,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喃喃自语中,她抬起头来,泪水顺流而下,痛苦的大叫道

        “雷王大人,一定是哪里出现了误会,我们的首领绝对不可能会?#38405;?#20204;不利,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嗯?

        凄惨的叫声如同杜鹃哀鸣,陈冲面无表情的目光一扫,并没有理会。

        濑亚美莉在刚被抓过?#21561;?#26102;候他就让盖博洋用精神诱导术审问过,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个之前向他自荐枕席的女人?#35895;?#23545;源知世等?#35828;陌的?#27627;不知情。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个女人才没有被他当场杀死。

        迎上陈冲暴戾无情的眼神,濑亚美莉浑身剧烈一颤,一时间?#35895;?#22833;去了再度开口的勇气,而没有多久,急促的脚步声中,两道杀气腾腾的身影一前一后的走入了庭院,手中还各自提着几个完全丧失了知觉的俘虏。

        正是盖博洋、刘长峰两人。

        ?#19997;?#20004;人军装上血迹点点,大踏步走入庭院,随手将手里的几个俘虏扔在地上,然后看向天守阁楼顶的陈冲,快意笑道:

        “边委员,名单之上,源知世等?#35828;?#24515;腹已经血脉至亲一共三十四人,全部都在这里了!”

        虽然是按照陈冲的吩咐鞍前马后,劳心劳力,但是?#19997;?#36825;两位军事委员并没有丝毫的不?#21097;?#38754;对陈冲时说话的语气甚至还带上了一丝丝敬意。

        虽然不清楚源知世等人之前以幻象攻击自己的意图到底是什么,但是想?#21561;?#24453;着他们的也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下场,如果不是陈冲,他们一行人十有八九是要全军覆没,这完全等同于?#35753;?#20043;恩。

        另外一点,则是陈冲?#35895;?#29420;身一人将高天原的五名界限者当场击杀,这样惊?#35828;?#25112;力,足以归入军事委员最顶尖的序?#23567;?#22312;陈冲这样的战绩面前,盖博洋、刘长峰两人是彻彻底底的心悦诚服,自觉矮了半头。

        “好!”

        轰隆一声,陈冲魁梧的身躯从天而降,使得地皮急促一颤,而他的目光则是冷漠的扫视了一圈地面上横七竖八躺着的俘虏,就好像看待几头待宰的羔羊一样:

        “一个个来,先从源知世的心腹和血亲开?#36857; ?br />
        陈冲一声令下,不用他动手,做过记录的吴清泉立刻带着两名士兵,从俘虏之中抓出了几个人来,?#30452;?#26159;一个浑身鲜血淋漓的中年武士,一个容貌姣好、风姿绰约?#22675;?#22919;,和一个大约十几岁出头的少女。

        这几个人?#30452;?#26159;源知世的亲卫、妻子、女儿,都因为盖博洋的精神攻击而陷入了昏迷,所以不见挣扎。

        不等陈冲吩咐,盖博洋五指扣在那名鲜血淋漓的中年武士身上,一股无形的波动扩散而出,不一会就?#23472;?#38472;冲道:

        “边委员,可以开始问了。”

        陈冲点点头,看着勉?#25239;?#20498;在地,在盖博洋的精神诱导下?#25104;?#38544;现挣扎的武士,直截?#35828;?#30340;问道:

        “我问你,源知世为什么敢对北?#31354;?#21306;的人动手?他的图谋到底是什么?”

        武士?#29287;成?#25197;曲成一团,剧烈变换着,却好像依旧抵挡不住盖博洋的精神诱导,口中断断续续的道:

        “不,不知道......”

        “不知道?你身为源知世的近卫都不知道?那你知道些什么?”

        “我,我只知道,所谓的人口失踪,?#23548;?#19978;首领安排我制造的......他说,这是为?#35828;?#26469;一条大鱼,除此以外,我就不,不知道了.......”

        “今天晚上,源知世没有安排你做些什么么?”

        “没,没有,首领大人?#24187;?#20196;我守卫好天守阁,晚上无论聚集区内外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离开一步......”

        “那你知不知道,源知世在筹划一个所谓的民族复兴计划?”

        “我,我好像听说过......不过这个计划极其严密,只有首领和四位大将秘密商议过,我这只听过这个名称而已......”

        也不知道么?

        一连串的提问得到的信息寥寥,陈冲眉头皱起,继续问道:

        “你们首领,有没有和北?#31354;?#21306;里的重要人物有过密切?#29287;?#31995;?”

        “没,没有......”

        “那这半个月内,有没有什么外来者?#22812;?#20320;们首领?”

        “有......一周前倒是有一个神秘的外来者?#22812;?#25105;们首领,不过他是夜晚前来,全身都笼罩在斗篷中,我也不清楚他的具体身份......”

        时间正好能对的上,就是他!

        陈冲的眼睛顿时?#24187;校本?#24863;觉这名亲卫口中的神秘外来者可能和楚天君有关。

        但?#19978;в行?#30340;信息太少,他完全无法?#28304;说?#20570;什么证据。

        想到这里,陈冲示意盖博洋改?#33618;?#26631;,利用精神诱导对源知世的妻子、女儿审问了一番,结果得到的有用信息比起刚才的那名亲卫还少。而直到陈冲花费了将近一个小时,将在场所有的重要俘虏挨个审问一番后,都没?#24615;?#38382;出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这也充分说明了源知世、北条昂、织田美千子、?#26432;?#21644;也、赤尾幸一这几个?#35828;哪被?#21644;安排的确是绝密,哪怕心腹和血脉至亲都完全不知道他们对陈冲等人图谋不轨。

        ?#23454;?#29616;在已经进入了死胡同,陈冲眉头皱起,问道:“确定源知世他们的血脉至亲都在这里了么?”

        源知世的亲卫再度被盖博洋精神入侵,木然回答道:“基本都在这里了。原本首领大人还有一个结发妻子和一个长子,只?#19978;?#22312;十几年前的时候这?#38405;?#23376;就因为一场意外而丧生,现在只有这一个女儿。”

        死掉的长子?

        陈冲目光顿时闪了闪,心中?#28872;鰲?#32780;耗费了半天时间没有得到什么实?#24066;?#30340;结果,盖博洋?#29287;成行?#38590;看:

        “妈的,这五个杂碎一死,?#35895;?#20877;没有人知道他们在?#34987;?#20160;么?”

        刘长峰也是?#25104;?#19981;忿,继而叹道:

        “看?#21561;?#26597;也?#33618;?#21040;此为止了。不过既然这五个恶首已经死亡,再追究下去也没有太大的意义,我看我们还是考虑下如?#38382;?#23614;,然后尽快通知山海分区看怎么处理吧。”

        他们三人这一遭可以说是把高天原聚集区闹了个天翻地覆,五大首脑都被杀死,结果虽然痛快,但是麻烦也不小,毕竟高天原聚集区也是北?#31354;?#21306;一个重要的特产资源供应点,怎么处理群龙无首的高天原,这也是一个麻烦事。

        庭院中,所?#33125;说哪?#20809;都落在了陈冲的身上,似乎在等待着他下达命令

        “好了。”

        这个时候,陈冲环顾四周,沉声道:

        “既然这样,我们现在就收拾一下,先回山海分区再说。”

        到了这个份上,楚天君到底为什么能?#36824;?#32467;源知世等五名界限者已经不再重要,反正对方已经排在陈冲的必杀名单首位,也是他势必要尽快处理掉的目标。

        当然,解决这个弱小?#20174;?#26497;度麻烦的敌人,对陈冲来说?#27531;?#35201;好好的计划一番。

        陈冲一声令下,不想在这里久待的吴清泉等人也松了一口气,而盖博洋和刘长峰两人则是扫了一眼地上昏迷过去的俘虏,着重看了几眼几个半大不大的少男少女,低声道:

        “边委员,这些俘虏基本上没有什么威胁,我们怎么处理?”

        嗯?

        陈冲转过头来,目光简直就像地狱里吹拂出?#21561;?#38452;风: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的道理还用我来告诉两?#24187;矗?#20320;们想这些半大少年怀着仇恨忍辱负重,勤学苦练,有朝一?#29031;?#20320;们来报血仇么?#31354;?#31181;愚蠢而狗血的演绎从源头上就应该掐灭,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所有俘虏,就地处死!”

        陈冲的话充满生杀予夺的酷烈味道,盖博洋、刘长峰还有在场其他所?#33125;说?#30524;皮子一跳,欲?#26434;?#27490;,最终默然无语。

        同样历经生死拼杀,尤其是刘长峰和盖博洋也是杀伐果断,满手鲜血的人物,但是他们面对这样的情况还会心生犹豫,比起凶残无情的陈冲,他们是自愧弗如。

        “好了,尽快把他们处理掉。。”

        眼见盖博洋等人默认,陈冲一指地上赤尾幸一?#20154;?#21517;大将的尸首,冷笑道:

        ?#20843;?#20415;,把他们的?#28304;?#37117;给我砍下来带走,算是送给某位的大礼!”

        。m.

        

        http://www.9690602.com/jiquanbaojun/48866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690602.com。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cxbz958.com
    腾讯分分彩的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