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鬼吹灯 > 明明如姝 > 第十章

    第十章

        明姝只是垂着眼,神色木木,听到这里冷不丁地出声道:“谁不是被父?#29238;?#22312;手心里。”

        这句话说得老气横秋,婆子古怪地看了明姝一眼,见女孩儿又小又干净的模样,便觉得?#36824;?#26159;学舌罢了,继续道:“老太太当初不愿把四娘子嫁到京城勋贵人家里,如今出了此事,也难免不出气,表姑娘您且稍稍担待些可好?”

        当初不愿结亲,又出了此事……明姝心里觉得?#34892;?#21476;怪,却又说不出来。

        李家的规矩虽及不上京城书香世家,却已经是商户人家难得的规矩齐整了。若不是有人刻意支使这个婆子,她也绝不会来自?#22909;?#21069;嚼这些话。

        大约是大舅母的意思,明姝想着,乖顺地点了头,道:“我省得的。”

        虽说是叫她换裙子,实则剩下的半天都让明姝回去歇着。

        路上撞上了一个红衣小姑娘,明姝猜着大概是自己的一个表妹,但是对方只是眼角对她一睃,便飞快地走开了,两人没有打招呼。

        明姝没有放在心上,仍旧回了摘红轩。被子?#24187;桑?#30561;了个万事不知的大觉,醒过来也像是什么都好了。

        她前世最不如意的那阵子,十分?#20154;?#20960;乎每日都迷迷糊糊的。

        醒来时还是半下午,明姝打算再睡一会,小丫鬟却走进?#21561;?#22768;道:“表姑娘,三郎君来看您了,在外头已经等了有一会了。”

        她晕乎了一会,终于晓得就是上次见到的文表哥。

        明姝将衣裳穿好了才出去见李修文,半大的少年?#24895;?#26497;好,一见到明姝便送给明姝一对软陶捏成的白兔儿,肥糯可爱的模样。

        “父亲告诉我,姑姑时常说令令?#24895;?#26368;是娇憨可爱,又?#19981;?#23567;兔子。家中没有兔子,我就给你捏了一对玩。”

        明姝不明白他会特地给她捏小兔子,小心接过小兔子,道了谢,还是疑惑地看着他。

        李修文笑道:“令令无需?#25512;?#20182;是真的觉得娇娇软软的小姑娘对他太疏离了些,怎么说他也?#35033;?#20116;郎那个?#25758;?#33080;要温和可亲些。又道:?#30333;?#27597;爱姑姑心切,此时脾气难免不好。令令莫要难过。”

        原来是来安慰她。明姝不是真的只有七岁,自然可以理解这种迁怒。?#24944;觶?#26446;家和母亲一样,都是她的亲人,如果可以,她希望这辈子不与外祖李家反目。

        前世父母祖母走后,她便被二?#30475;?#21435;教养,实则无依无靠,由着二房拿捏欺凌。后来嫁到林家,更是无父兄倚靠,受尽姑婆刻薄。

        无依无靠,便不敢反抗,一辈子都懦弱,于是被人欺辱折磨了一辈子。

        “谢谢文表哥。”明姝仰着脸笑着道,眼里不由沁出一点眼泪花来。即便外祖母还是厌恶她,但是大舅母和文表哥和她都是有亲情的。

        她不会孤零零地活在黑?#36947;鎩?br />
        李修文几乎是一愣,他不明白干净皎洁的小姑娘为什么会露出近乎感激的神色来。随即笑道:“令令可念书了?这几日若是无趣,倒是可?#24895;?#30528;姊妹们一起读书。”

        他原本以为明姝不会答应,到底是侯门嫡小姐,据说还极为得老夫?#35828;?#21916;爱,谁知小姑娘欢欢喜喜地应下了。

        明姝捏住了裙边,?#24618;?#20303;了心绪的翻涌,问道:”不知表姊妹们都学了什么?“

        ”和你差不离的,也是前不久开始学《千字文》。“

        明姝微微一笑,”我也正要学?#37117;本推罚玩?#22969;们一起学《千字文》正好。“两者是同一层次的书,用于识字。

        七岁的小孩子已经学到了千字文算是启蒙稍早了,而明姝实际上启蒙更早,四岁半就已经开始认字,今年春原是要开始学《大学》的。

        但是明姝知道自己往后的命运。

        何必要站在高处往下跌呢?多疼啊。

        两人说了一会话,李修文觉得明姝没什么事,这才离开了摘红轩。

        他径直走到自己父亲的书房里,对坐在案前的人恭?#21561;?#34892;了礼,唤了声”父亲?#21834;?#22352;在案前的人才放下手里的卷轴,?#20384;?#30340;脸上露出一个尚算?#35748;?#30340;笑:”如何?“

        李修文如?#21040;?#36848;了自己和明姝所说的话,?#26197;?#36831;疑的一会,说道:”父亲,我觉得令令倒是个良善性子,就是绵软了些。“

        李嘉柏点点头,站起来度了几步,才道:”不多?#26408;?#22909;。“

        李修文原本是要退下去的,但是想到小姑娘乖巧的模样,就突然有点可怜她,下意识多说了一句,”父亲,你也认为是令令的?#20498;剩?#25165;害得姑姑……“

        李嘉柏原本就不好?#21561;?#33080;色又难看了些,但是也没对着儿子发脾气,只是语调低沉?#35828;悖?#20154;命大事,世事无常,这些自然不能怪在一个小姑娘身上。“?#26197;?#39039;了顿,”我也无法不?#39068;?#20214;事怪在明姝身上,人就是如此。“?#24944;?#20046;将阿岚视作眼珠子的老太太呢。

        李修文就没有办法问出别的来了,只是试想了一下,若是这件事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该是何等的难过。不由为明姝叹了口气。

        明姝坐在花木扶苏的院子里,仰望着天上皎皎明月,忍不住叹了口气。

        小丫鬟捧了碗杏?#20107;?#36807;来,小心翼翼地问明姝要不要用。?#24187;嬗行?#22996;屈道:”这里风大,表姑娘还是进去坐着罢。您若是吹病了,奴婢也要跟着受责罚。“

        这几日有人传明姝是扫把星,害死了自己父母,谁知道会不会害了旁人。

        明姝不知道这些,但是听出来丫鬟话里的不满。想了想,道:”那拿?#25918;?#26469;吧,自然不会吹病了。“

        丫鬟唇角的笑一僵,仓促入住,摘红轩哪里?#21561;畝放瘢?#20877;说了,这显然是不肯进去。

        明姝含笑看丫鬟僵在那里,心情终于好了一点,继续道:”我想去看看我五哥,你去给我拿灯笼,另外把下午厨房送给?#21561;?#33656;荠糕带上。“

        ”是。?#25226;?#39711;屈膝退下,动作乖觉。

        明姝坐在躺椅上,歪头?#35835;?#19968;支花枝到手里玩,?#24187;?#23545;着天上明月眨眼。有夜风吹过来,的确是微微春寒,但是?#24615;?#30528;满院的花香,十分怡人。

        http://www.9690602.com/mingmingrushu/3135593.html

        请?#20146;?#26412;书首发域名:www.9690602.com。鬼吹灯?#21482;?#29256;阅读网?#32602;簃.cxbz958.com
    腾讯分分彩的骗局